首页 古代言情 宅门世家 庶女谋:斗破王榻

072

2017 2018-01-30 23:20:31

    封渊的内心已经在咆哮了,面上却不显,只是脸色变得阴沉了一些,本来握在手中的锦盒也被他塞回袖子中。

    “事关终身大事,七姑娘合该慎重考虑。”

    南薇听得一头雾水:终身大事是什么意思?赏菊宴虽然重要,但是她一个尚未及笄的小姑娘,也不可能在宴会上打晕一个如意郎君逼着人家娶自己吧。

    她不过就是接受了老太君的一件锦服,怎么就到了要慎重考虑的地步了?大祁难不成还有规定奶奶不能给孙女送衣服不成。

    两个人不在一个频道,聊天看得砚台都急死了,眼看着自家主子就要把话聊死了,砚台忍不住跳出来说:“七姑娘,其实我家公子今天来是来给你送……”

    “砚台!”封渊呵住砚台。

    南薇却早就听到了重点信息。“送什么?”

    封渊将手里的盒子往袖子里塞了几分,面上云淡风轻,水波不兴。

    “送你一句话。”

    “什么话?”

    “赏菊宴就要到了,你若是有什么难处尽可以来找我。”

    南薇下意识地就在想封渊今天是不是吃错什么药了,怎么一会儿让她慎重考虑,一会让又说要来帮她的忙?转念体会到封渊话里的深意,顿时明白过来——感情封渊这是担心她因为太过寒碜在赏菊宴上丢脸,要帮她呢。

    毕竟人家是一番好心,南薇还是很知礼数地道谢。

    “谢谢九公子的关心,形势虽然艰难,我尚且能应付。”

    封渊瞪了南薇一眼,拂袖而去,虽然他并未有过多的动作,可是南薇还是从他转身时候带走的那一阵风里感受到了他的怒火。

    这个平日里跟谪仙一样喜怒不显于色的九公子今日是抽哪门子风?

    知道封渊在抽哪门子风的只有砚台,他小跑几步才追上封渊,看着主子脸色铁青,明显心情不好的样子,讥讽道:“主子,您这样人家小姑娘是不会对你动心的。”

    被人戳中了心事,封渊耳根子一红,回过头来瞪他。

    “胡说什么!”

    “我没有胡说啊,您本来就已经慢了一步,苏少将军的华服都已经送出手了,您的簪子人家七姑娘都不知情。您说您辛辛苦苦雕了这么久,刚才那么好的机会,干嘛不送啊。”

    “她既已接受他人心意,我自不会为她添困扰。”封渊梗着脖子,说道。

    砚台却是不回话,只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封渊,看着他走出了三步然和终于忍不住回头来,表情咬牙切齿。

    “去,派暗卫把那件衣服给我偷过来烧了!”

    砚台忍着笑问:“要是七小姐发现了怎么办?”

    “换件差不多的!”想了想,封渊补充了一句:“换件比他好的!“

    “那您的簪子?”

    “……”

    砚台还想打趣,但见封渊一个眼神扫过来,他忙收起吊儿郎当的神态,挺胸收腹站直身体。

    “得令!奴才这就去办!”

    第二天一早,紫鸢来伺候南薇起身的时候,就发现昨晚关得好好的窗户居然开着,清晨嗖嗖的冷风灌进来。

    “诶,这窗户怎么开了?”

    紫鸢喃喃念着,顺手将窗户拉上,这才折身走近床边,掀起帷帘,轻轻地唤道:“姑娘,姑娘。”

    被窝下蜷着的小小一团伸出一个小脑袋来,被吵醒的南薇睁眼发现是紫鸢,迷迷糊糊地问了一句。

    “现在什么时辰了?”

    “卯时了。”紫鸢一边替她捧来面巾,一边念叨着:“今天有赏菊宴,我瞧着其他房里的姑娘们早就起来练琴了,您别赖床了,该起来梳妆了。”

    听到练琴,南薇陡然来了精神,问道:“紫鸢,我吩咐你做的事安排下去了吗?”

    “小姐您放心吧,我早就安排好了。”

    伺候完南薇洗漱,紫鸢将昨晚上从老太君房里取回来的衣服捧出来,拿出来的时候惊讶地“咦”了一身。

    “这衣服……”

    “怎么了?”

    “没什么……奴婢就是觉着和昨天的有点不太相同。”

    可是看颜色花纹都是相似的,要真说有什么不同,只能说这件的质感更好,一看就价值不菲。

    听着紫鸢的喃喃念叨,南薇回头扫了衣服一眼,她倒没看出有什么不同来,脑海里蹦出的却是封渊的那句话:“人家送你衣服你就收下了?”

    南薇沉默片刻,挥挥手道:“衣服先收起来吧,换我那件鹅粉色的襦裙来。”

    紫鸢一听,顿时不解。

    “姑娘您这是何故……这……这摆着的好衣服不穿……更何况,这衣服可是老太君亲自赐给您的,若是您不穿出去,岂不是拂了老太君的心意?”

    “就是这样,我更不能穿。”南薇的秀眉蹙起,道:

    “兄长出事,父亲重罚徽章阁,人尽皆知。

    以我现在的处境,能勉强维持温饱就已是不容易,更不用说锦衣华服了,是以我若是穿着这一身出去,势必会引起众人的猜疑,到时候全府都会知道老太君赐衣的事了。

    老太君若是给其他姐妹们都赐了倒还好说,若单单只我独一份,那让府里的其他姐妹们心里怎么想?

    我不穿这件衣服,左右不过被人看轻罢了。我穿出去,除了出一时的风头,还真讨不到什么好。”

    还有一点,南薇没有在紫鸢面前挑明——老太君赐衣服的时候,也并没有说要让她一定穿那衣服去赏菊宴,是以就算她不穿,也并不算忤逆了她老人家的意思。

    紫鸢看着南薇,也不知道这样一个小小的脑袋里,是怎么有这种百转千回的心思的。反正她搞不懂,也不想搞懂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依依不舍地看了手上的锦服几眼,不免惋惜:

    多好看的衣服啊,若是小姐穿出去肯定能艳压群芳。

    连连叹息好几身,紫鸢才肯将衣服放下,捧出那件鹅黄色襦裙来替她换上。

    刚梳洗完,就听门外有人通报:“七姑娘,夫人有情。”

    紫鸢打起帘子看了一眼,脸色有些难看,回头对南薇悄声比口型:“姑娘,是二夫人房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