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男友是废柴龙王

第234章 我想嫁的龙只有你(大结局)

1904 2018-01-01 23:15:00

    秦风筹备婚礼的速度快到令瑟瑟咂舌的地步。

    看到秦风已经定制好送来的婚纱,瑟瑟忍不住酸溜溜地吐槽说:“陆鹿,你家未婚夫是怕你跑了?还是怕你反悔?”

    见陆鹿呆呆地望着盒子里婚纱,瑟瑟下意识皱了皱眉。

    “陆鹿,你该不会还放不下敖亦。”

    谁知她的话音刚落就听到陆鹿反驳她的话说:“怎么可能。”

    瑟瑟随之长松一口气。

    “不是就好。那你这是在发什么呆。”

    陆鹿默了默说:“我是在想,这婚结得会不会太快?”

    对于陆鹿的质疑,瑟瑟深表赞同。

    不过瑟瑟转瞬又说:“如果你迟早嫁的人是秦风的话,这婚结得就只有对不对,而没有快不快。”

    她迟早嫁的人是秦风……

    然而在陆鹿脑海中却浮现出了另一张脸。

    那是一张桀骜不驯的脸。

    陆鹿用力驱散出现在她脑海中的这张脸,低低的应了一声。

    这天瑟瑟刚走没多久,下班的秦风就急急赶来独家小yuan。

    “婚纱试了吗?”

    秦风牵着陆鹿的手走在海边问道。

    “还没有。”

    陆鹿老实地回答说。

    秦风脚步一顿,他看向陆鹿温柔地笑道:“要不要现在试给你的未婚夫看看。”

    陆鹿随着秦风停下脚步。

    望向秦风眼中的光芒,陆鹿没有拒绝,而是点了点头说好。

    房间里。

    在等待陆鹿换婚纱的这段时间,秦风正在手机看病历。

    听到卫生间开门的声音,秦风脸上的表情一僵。

    秦风选的鱼尾式婚纱完美地将陆鹿的身材曲线呈现在他面前,而覆在贴身婚纱上的一层薄纱在增加立体感的同时更衬托出陆鹿的仙气。

    “哪里是女主播,简直就是一条勾人魂魄的美人鱼。”

    秦风唇角微勾说道。

    此刻他完完全全被陆鹿的美好所吸引,没有注意到就在他提起“美人鱼”这三个字时,陆鹿下意识攥了攥腰部两旁的薄纱。

    目光变得灼热的秦风站起身走到陆鹿跟前,他温柔的吻随即落在陆鹿微抿的双唇上。

    这已经不是秦风第一次吻她。

    她在努力适应秦风的一切。

    秦风的呼吸变得急促。

    “陆鹿,今天给我好不好?”

    望向秦风灼热的目光,身为秦风的未婚妻,陆鹿不知道怎么拒绝秦风的要求。

    在说完话后,秦风觉得自己就像是等了一个世纪这么久,最后终于等到陆鹿垂下眼眸点头。

    柔软的大床下陷。

    秦风的吻一路向下,然而就在他快要吻到陆鹿胸前时,感受到陆鹿身体的轻颤,秦风的动作一僵。

    借着清朗的月光,秦风看到有晶莹的眼泪从陆鹿眼中滑过。

    “你……”

    秦风望着陆鹿,哽咽的声音中带着难以言喻的苦涩。

    陆鹿却在紧咬了咬唇之后说:“你继续。我只是不适应而已。”

    躺在床上的陆鹿别开眼,不敢去秦风的眼。

    房间陷入死寂之中,秦风的动作没有在继续。

    过了很久,她听到秦风沙哑的声音:“你是不是还忘不了他?”

    就在秦风刚才吻她的时候,她的脑海中又再次浮现出敖亦的脸。

    止不住从她眼中滚落的眼泪,她颤抖地说:“我会努力忘掉他。”

    听到陆鹿的回答,从来温柔似水的秦风就像是一头暴走的野兽朝着陆鹿吼道:“努力忘掉他?你需要多久?一年两年?还是十年一辈子?”

    对于秦风愤怒的质问,不断无声落泪的陆鹿没有回答他。

    她害怕自己用尽一辈子也无法忘掉敖亦。

    “你!”

    没有得到陆鹿的回答,秦风失落地从床上站起身,愤怒离开房间。

    然而就在他准备打开门时,他突然停下脚步,望着眼前的房门,在陆鹿看不到位置,一滴泪从秦风眼角滑落。

    “是我输了。”秦风声音低低的说,“陆鹿,半年前是敖亦抢在我之前在椰香公主号上救了你。”

    还在无声哭泣的陆鹿突然双眼蓦地睁大,眼中的泪一止。

    当时敖亦救她的一幕并不是她的幻觉?!

    她坐起身看向秦风的背影,她质问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听秦风继续苦涩地说道:“他不想再见你,所以在救了你之后,他跳进了海中。”

    砰地一声关门声,秦风离开了陆鹿的房间。

    “他不想再见你,所以在救了你之后,他跳进了海中。”

    秦风虽然离开,但秦风的话却在陆鹿脑中回响。

    皎洁的明月倒映在墨黑色的大海中,藏海花岛上谁也不曾看到,有一身穿白色鱼尾婚纱,长相清雅隽秀的女人纵身跳入了大海中。

    海水好冷。

    随着身体不断在大海中望向沉,陆鹿的意识变得越来越薄弱。

    最后她在冰冷的海水中彻底失去了意识。

    迷蒙中有一温热的唇吻上她的唇。

    “咳咳……”

    当陆鹿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她还没来得及看清眼前男子的模样,一道熟悉暴走的声音就已经传到她的耳朵里。

    “愚蠢的人类女人,你是不是找想死?”

    躺在岸边的陆鹿却在看清楚敖亦愤怒的脸之后,伸手捧着她最想念的这张脸,一边咳一边笑着说:“蠢货龙王,我不是在找死,我是在找你。我想嫁的人……我想嫁的龙只有你。”

    陆鹿说完转瞬将自己微勾起一抹弧度的双唇印在了敖亦的唇上。